酒店公關

關於部落格
酒店公關
  • 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長期藏身山腰一處孤房沒有勇氣告訴妻子真相


  25年前,溫某行凶後跑到村北的山上躲了一天一夜。潛回村裡聽見李家傳出哭聲,溫某自知犯下大罪,於是迅速潛逃。他先後輾轉逃至黑龍江、江蘇、吉林、遼寧等地,最後,投奔了吉林省延吉市的親戚。
  在東北,他改名劉利,但有時也對人稱自己叫王利,並刻意改變自己的口音,說起地道的東北話。
  逃亡期間,溫某以給人打短工為生,下過煤窯、當過跑堂、收過破爛,後來又幫人養豬、養蠶——再苦再累的活他也乾,過著顛沛流離、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日子。在黑龍江雞西下煤窯時,溫某有次同其他人發生矛盾被打,但是怕暴露身份,他只能選擇忍氣吞聲,避走他地。
  在一個飯館打工期間,他從早上6點一直忙到晚上12點,每天要乾18個小時,臟活累活搶著乾,從不和人多說話,每個月工資僅100元。
  由於命案在身,溫某一改在村中飛揚跋扈、橫行霸道的做派,處處小心謹慎,成了個沉默寡言、憨厚老實、吃苦耐勞、不計報酬的好男人。為此,溫某也贏得了陳某的好感,與陳某結為夫妻。為防止被查,溫某經常變換住所,方便躲藏和逃避抓捕,最後“定居”在延吉市小營鎮一座山的半山腰上,那裡只有這一座孤零零的房子。
  溫某稱,聽說外甥女賈某夫妻倆被抓後,他怕牽連出自己,騎著摩托車迅速逃竄,後躲藏在延吉一民房內,想避避風頭。後來,他聽說山東老家的警察到他的住處搜捕後,知道這次大難臨頭,決定遠走高飛。
  他和妻子乘汽車先是到了吉林敦化,後又到了遼寧沈陽。在沈陽,溫某沒有勇氣告訴妻子自己身背命案,他給了妻子1萬塊錢,打發她去寧波的妹妹家,就此訣別。
  本報記者 高祥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原標題:長期藏身山腰一處孤房沒有勇氣告訴妻子真相)
繼續閱讀

二月河:作家講反腐,說穿了是想要官員“好好過日子”


  “寫官場就是為了告訴別人,究竟當官是為了什麼。前呼後擁、光耀門庭,不是最高的收入。體現自我價值,才是最高境界。”
  “為什麼讓領導“好好過日子”?就是不是自己的錢不能要,不能欺負人,要能忍受,不要撈非分的錢,這是我做小官的爹娘從小對我的教育。”
  □晨報特派記者 言瑩河南南陽報道
  自從上了中紀委的“聆聽大家”訪談,作家二月河的生活又忙碌了起來。
  如今,他每天都會接到很多通電話,不是政府部門請他參加反腐會議,就是記者來電請他談談反腐。這對於一個曾經中風過,又受著糖尿病拖累的老人來說,負擔有點兒大。
  “我是個作家,我不是反腐專家。”他坐在自家的書房裡,強調說。
  在二月河看起來,作家的本分還是立言,講反腐,說穿了是想要官員“好好過日子”。有一次,二月河去山西參加廉政活動,當地官員請他題字,他就題了“好好過日子”五個字。“但是很多非常聰明,非常了得的人,就是不懂這五個字。要是懂得這五個字,何至於進去啊?”
  晨報記者插了句話,“他們也許不僅想好好過日子,還想過好日子吧。”
  二月河把眼睛一瞪:“過好日子,也不用一億藏在家裡啊,要那麼多錢幹嗎?”
  ■在河南南陽的平常日子
  我談的都是我自己的見識
  我感覺我談的都是很一般的東西
  11月15日周六上午,河南南陽市颳起大風。卧龍區政府大院兒鐵門緊鎖,旁邊的小門口坐著兩名哨兵。
  晨報記者自報家門,並表示要找二月河老師。保安給二月河撥通了個電話,然後示意:“來,登記一下。”登記本是一本泛黃的小簿子,上面顯示二月河的訪客最多。
  在區政府大院兒里,隱藏著一個小小的院落。外面是窄巷、磚牆、爬山虎,裡面是小樓、水池、藤蘿架。一樓書房兼會客室,挺大,只是略顯凌亂,幾乎沒有任何裝修。一切都透出上世紀80年代的氣息,這就是作家二月河的家。
  老伴帶路進屋,二月河端坐在書房內的椅子上,穿著黑底紅龍紋的薄襖子,托著一缸茶,準備就緒。
  現在的二月河已經不寫作了。當年“落霞系列”三部曲——《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還剩10萬字,他就構想寫“隕雨系列”,講第二次鴉片戰爭,東西方文明碰撞,“我們的文明失敗了,碰得粉碎,猶如‘隕雨’般壯觀墜落”。
  不料突然中風,“隕雨系列”就此作罷。
  現在縈繞著二月河的,都是社會工作——人大代表、黨代表的調研視察,很豐富;作為鄭州大學文學院院長,他還會和大學生們溝通。
  但是中紀委的“聆聽大家”訪談又把他推到風口浪尖。他似乎又回到了寫《乾隆皇帝》的日子里——寫乾隆的那段日子,他患上了腦血栓和糖尿病,絡繹不絕的記者、訪客也讓他應接不暇。還經常有人找他談反腐,每周最少有兩三個邀約,但他參加的不到十分之一。“我身體狀態實在是不太好,那些機關單位的事兒力不能及,我也出不了遠門,離得太遠。”
  “還有像你這樣的記者,很執著,《南方人物周刊》 也很執著,找了我四五次,推不過去,就讓他們來了。”二月河說話喘息聲很重,肺也不好。
  “我的年紀大了,身體不行,眼睛也看不清了。”二月河說就像馬拉松有終點線,自己快到終點了。“而且我感覺我談的都是很一般的東西,都是我自己的見識。我不是歷史學家,反腐專家,我就是普通民眾、作家。”
  回憶與王岐山的反腐對話
  所謂“高薪養廉”主張,並未得到歷史經驗支持,建議從機制上解決問題。
  這樣一位封筆的老人,緣何會成為“反腐名人”?這要從二月河和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打過的三次交道說起。
  2002-2003年,王岐山任海南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時,專門和二月河取得了聯繫,詢問河南政治、經濟、文化的發展,並邀請二月河前往海南參加文化建設發展的會議,給出出主意。
  “他很儒雅,歷史知識豐富,很重視文化工作,給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二月河回憶說。
  2011年,黨的十七屆六中全會期間,二月河是列席代表。會議間隙,二月河在走廊上遇到劉源(劉少奇之子),兩人正握手寒暄,王岐山從旁經過,劉源就拉上二月河,向王岐山介紹。“當時王岐山笑著說,我們很熟悉,不用介紹啦。”這是兩人的第二次會面。
  今年3月7日,王岐山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河南代表團的審議。當時,人大代表二月河做了審議發言,從歷史角度談了反腐倡廉的問題。
  “河南代表團前一天晚上通知我,王岐山要來這個團參加討論,讓我準備發言。既然他來,我不說反腐說什麼?他就是管這個的。我眼睛不好,也沒有準備講稿。第二天會上,我排在六七個發言人後面。每人規定10分鐘的發言時間,結果前面的人都超時了,我心想可能輪不上我了,總算饒了我。可省委書記說,下麵,別的同志都不用發言,就請二月河說說。我就談了關於反腐的一席話。”二月河說。
  當時二月河講了兩個方面,一是對於當前的反腐力度,他用了“蛟龍憤怒、魚鱉驚慌、春雷震撼、四野震動”16個字形容,並稱遍觀《二十四史》,當下的反腐力度是最大的。“《二十四史》我讀完了。說實話,沒有哪一個時期有我們今天的反腐力度大,這恢復了老百姓對於黨中央反腐倡廉的信心。”二月河舉了朱元璋的例子,貪官要剝皮,還特設了剝皮手、剝皮廳,刑罰是歷史上力度最大的,但關註層面僅僅是官員層面而已,老百姓不關註這事兒。“現在呢,誰落馬了,馬上成為話題。官員高度緊張,是歷史上不曾有過的。”
  二月河還說,所謂“高薪養廉”的主張,並未得到歷史經驗的支持,建議從機制上解決問題。“宋代官員的工資是漢代官員的10倍,是清代官員的6倍,但他們是最腐敗的。”
  “我寫的書里有雍正的反腐內容,我對歷史上的反腐有一些認識,因此我建議我們可以借鑒歷史經驗,把古今清廉之士的故事編成教科書,讓諸葛亮、海瑞、包公、焦裕祿這些廉潔奉公的歷史人物,成為天下官員的楷模。”
  王岐山則用“知音”作為回應:“二月河的意思我聽懂了,因為我瞭解他,比他瞭解我多。他寫的‘帝王系列’我認真看了。看了他的書,就能讀懂他。知音是什麼,知音是通過聽音樂就能聽懂作曲人想要表達什麼。”王岐山表示,反腐敗要一年一年地堅持,把反腐倡廉一抓到底。
  在代表團審議時,二月河還說“第一次見王書記時,我不知道後來王書記的官會做得這麼大。”全場一下子笑了,王岐山也打趣地問二月河:“沒想到我做那麼大?在你二月河筆下,我這個官又算什麼呢?”
  ■成為“反腐作家”的日子
  因反腐論述,又紅了一把
  要讓官員對人民的事業有敬畏感,對自己的工作有擔當。
  今年7月份,一群人扛著攝像機,來到河南南陽這個爬滿青藤的安靜院落。他們是中紀委的,請二月河作為嘉賓參加“聆聽大家”系列訪談,這也是“聆聽大家”的開門之作。
  “為什麼會找到你?”記者問。
  “中紀委沒說,但我猜,是和我人代會上的發言有關。”
  於是,長久沒有作品問世的作家二月河,因為其對反腐敗的論述,又在公眾視野里紅了一把。
  其實二月河講反腐還是有一套的,比如他講“如何把權力關進制度籠子裡面”,這句話說得很對,但是籠子的鑰匙在誰那?鑰匙要放在人民群眾的手裡面。如果權力關在籠子里,鑰匙還在官員手裡,那等於沒用,籠子的鑰匙要放在輿論監督和人民的手中,讓反腐敗更為公開更為透明。這就是要讓官員對人民的事業有敬畏感,對自己的工作有擔當。要讓他們有一種意識,民生即是天心,如果民生搞不好,天怒人怨,那還能做得下去嗎?這樣他就會格外小心。
  “在人民監督方面,我們黨已經採取了很多措施。通過新技術、互聯網這種手段,比如通過我們中央紀委的網站實施監督,民眾的介入度是空前的。過去不可能有這麼多渠道,頂多就是寫寫信,現在很方便就可以把自己的意願反映出來。可以說,這是我們中央順應民意,也可以說是老百姓利用科技手段創造出來的這麼一個結果。”
  二月河拿歷史上的反腐制度放在當下講,“雍正的時候有密折制度。這種制度是官員向雍正反映情況,他們不一定光說負面的問題,還可以講瑣事,比如那個地方天氣如何,收成如何,官員出了什麼笑話,他都要給雍正彙報。如今,要瞭解情況,領導幹部需要交一些基層朋友。這些基層朋友給你反映的問題也不一定大,就是把真實的情況反映給你,作為制定政策時候的一種參考。像這麼一種黨與群眾的聯繫可能會使中央進一步耳清目明,再加上互聯網,人民通過網絡跟領導進行相對直接的溝通,這些對有效監督都有所裨益。”
  把腐敗問題比做糖尿病
  腐敗不會導致速亡,但腐敗能導致必亡。
  “在中紀委的訪談後,很多網友吐槽作家反腐是紙上談兵,調子唱得太高,你怎麼看?”記者問他。
  二月河樂了,“網上誰會沒有負面消息,本來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兒。作家的見識也不見得全面,有些負面的消息可能是對的。這是正常的現象,人在觀察事物的角度、思考深度、觀察問題的思維方式有不同,就會有不同的意見。我有,我相信後邊訪談的作家也有。這是言論、思想開放的社會現象,是個好事情。都千篇一律贊同,那就不對嘍。”
  他說,說他調子高,主要就是那句“現在的反腐力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我覺得是這樣的,一是從我們的中央對反腐的重視程度,對腐敗的決心之大,中國曆史上沒有。二是廣大人民群眾,全體老百姓關註程度,上到高官顯貴下達普通民眾,對於中央的反腐表示強烈的關註,這在中國曆史上沒有。三是對於腐敗分子的震動程度也是歷史上沒有的,不能用用刑、殺人多來衡量。說我調子高的人裡面,沒有專業歷史學家。如果有專業歷史學家,我可以跟他們切磋一下。一般的人,我想都是朋友,有不同意見很正常,應該說是友善的。”
  記者又問,繼他之後,馮驥才、陳忠實又先後走進中紀委的訪談室,似乎是他開了“作家反腐”的先河。“作家與反腐是如何聯繫在一起的?為什麼要把那麼多作家請過去談反腐?”
  二月河搓著雙手,“好多人都來問過這個問題,但這個問題得問中紀委。”隔了一會兒,他又說了一句,“我想,因為作家關註的社會層面多,觀察、學習要比其他行業深刻,所以能談吧。”
  二月河還把腐敗問題比做糖尿病。“我在幾個場合一直對幹部這樣講:腐敗不會導致速亡,歷史上沒有這個效應,但腐敗能導致必亡。滿軍入關的時候,只有8萬5千兵力,吳三桂在山海關的駐軍是3萬5千人,合在一起就是12萬人。漢族的兵力是多少呢,李自成的鐵騎部隊有100多萬,加起來漢族的武裝力量在400萬人以上。可是12萬人打400萬人,卻如入無人之境。為什麼,因為你腐敗了,400萬人也就是一堆臭肉,不腐敗,12萬人也能變成一把剁肉的刀。崇禎皇帝最後是什麼樣子呢?只能跑到景山自殺了。這些歷史的細節真切地告訴我們,腐敗與每個人都有關聯。不是說某人因為腐敗被抓去了才有關聯,那隻是在來早與來遲之間的差別。到了某一天,腐敗蔓延至全社會,‘社會糖尿病'的併發症整個發作,你說你往哪裡逃?毛澤東同志講過,崇禎不是個壞皇帝,可是在那樣的情況下,他又有什麼辦法呢?所以說到了那一天,大家知道的時候已經為時晚矣。人清醒是需要條件的。很多人清醒是在大禍臨頭時,在東窗事發時,在接受調查時。到那時清醒還有什麼意思,錯誤已經鑄成。”二月河說。
  ■不想當官的日子
  相比反腐,更願探討如何為官
  人生基本的訴求得到滿足,不需要通過做官解決問題。
  在訪談過程中,二月河反覆強調自己不是反腐專家。只是在二月河身上,可以看到濃濃的傳統文人的氣息。自古以來,中國文人都有很強烈的“立言”的使命感。而二月河即使在封筆許多年之後,仍以病羸之軀,出來講反腐,分明是對這個時代仍有強烈的責任感。
  而且,相比反腐,他更願意探討的,是應該如何為官。
  “說老實話,過去我想當官。我父母都是共產黨小官,我想當個比他們大的官。”二月河的父母是中共山西省昔陽縣武委會主任和婦聯主席。“小時候父親對我說,學薛仁貴,頓餐鬥米,為國家出力賣命。我覺得這種教育是正能量吧,掙自己的功名。”
  但二月河最終沒有當官,而是專註於記述清朝的官場、政治。“寫書是寫書,人生經歷是人生經歷。沒入仕途是因為個人經歷不允許,而寫官場小說,是在學歷史的過程中,運用這些歷史知識,對中國曆史政治,談自己的一些感受,通過一些藝術手段加工,寫官場制度和社會制度。我不會光寫官場,也寫戰場,也寫普通民眾生活。但寫書無法迴避官場,為什麼要迴避,當膽小鬼?應該如實把中國政治情況如實告訴民眾。”
  但寫著寫著寫出了名,反倒是有機會實現小時候的抱負。2001年,河南省委組織部曾想請二月河出任文聯常務副主席,他一口回絕:“我要享受副廳級待遇乾啥?你那兜里揣著的名單里,不知有多少人想爭這個位置。我反正不爭。如果我去了,文聯只會多一個領導,卻少了一個作家二月河。”
  從科級直接升到廳級,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拒絕的。“一個人一個思路。”二月河說,“我在40多歲時就在心裡暗暗立誓,不做官。因為我覺得沒有意義了,這年紀,不能像薛仁貴一樣為國家出力,做不出名堂。但寫書能寫點什麼出來。我有工資、稿費,當官什麼意思呢?能有車、有房,受到社會的尊重?我寫了書,社會尊重我有了,出去雖然沒車,誰請我去都會有車來接我,你看我的房子,也夠住了,要那麼大幹什麼,晚上睡覺躺下2平方米最多了。我的房子是政府的,我每月交房租給它,我自己沒房子。人生基本的訴求得到滿足,不需要通過做官解決問題。”二月河覺得一個人就應該承載自己承載得了的東西,就像現在他堅決不肯承受這“反腐專家”的盛名。
  嚴格區分書中官場和現實官場
  雍正談到,當官不廉根本就是個罪人。
  二月河嚴格把書里的官場和現實中的官場區分開來。“中國的官場,在封建體制內形成了相對比較完善的結構,這個結構有落後、黑暗的東西,也有值得借鑒的經驗。比如彈劾制度,早就形成了很嚴密的體制機制。同時,這種官場政治,也體現了文化的燦爛,非常璀璨、迷人。我試圖通過寫我的書,把文化和文明的、社會和人生的,各方面的利弊盡可能展現。”
  最最重要的,寫官場是為了能告訴別人,究竟當官是為了什麼。
  蒲松齡在《聊齋誌異》里的《夜叉國》 中談到“什麼是官”,答道“出則輿馬,入則高堂;上一呼而下百諾;見者側目視,側足立:此名為官”。“這話我和一個軍長說過,你出來前呼後擁,不是爹媽給的,是官位給你帶來的,你怎麼把這個東西不算你的收入呢。擁有這樣的地位,父母因為你是省長感到光榮,同學、朋友誇誇其談,這難道不是你的收入?”二月河說。
  “當然,前呼後擁、光耀門庭,這還不是最高的收入。為了體現自我價值,才是最高境界。像文天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死可以啊,換來在青史上留名。我當官,我的父母、朋友、同學引以自豪,這是當官的最高收入。拿吃、拿穿是最低檔的收入。”二月河說。
  他想了想又說,“當然,講這個,可能又有人說我調子太高。那講個調子低一點的:當官不貪,是最基本的底線。雍正談到,當官不廉根本就是個罪人,是有沒有資格做個正常人的問題。”
  “好好過日子”,寄語領導幹部
  真正懂得好好過日子,紀委找你乾什麼?
  七八年前,一次在山西講完課,一些地方領導請二月河題字,他就題了五個字:“好好過日子”。今年7月,中紀委訪談時,中紀委請他題字,又是“好好過日子”這五個字,寄語領導幹部。
  “為什麼我給領導幹部題這五個字?就是不是自己的錢不能要,不能欺負人,要能忍受,不要撈非分的錢,這是我做小官的爹娘從小對我的教育。官員們要是最基本的道理懂了,就不貪了。所以我說中國現在是在最基礎的教育上出了問題。真正懂得好好過日子,不養情婦,不折騰女人,不撈不該撈的錢,紀委找你乾什麼?找你談什麼?就像我在人代會上跟王岐山說的,非要到東窗事發時,大禍臨頭時,宣佈雙規時,到那時候清醒有什麼意思呢?”這個時候二月河,眼神有些凌厲。
  採訪結束後,一個細節讓記者難忘,二月河的書桌桌佈滿是墨跡,毛筆、墨汁、顏料、硯臺占了一半的地兒,房間一旁的沙發會客區,正對面牆上掛著一幅字“訪客諸友,君子之交如水,秀才人情似紙,吾性淡泊遠市,不耐塵囂,友客莫說人事,更宜宦途黜深者,請免開尊口。”只要訪客來了一坐下,這幅字就清清楚楚地呈現在眼前。  (原標題:二月河:作家講反腐,說穿了是想要官員“好好過日子”)
繼續閱讀

廣東高校寒假排行出爐 最長51天 最短37天


  羊城晚報訊記者林世寧、實習生賴曉雯報道:近日,春運火車票提前60天預訂的消息,讓不少大學生感慨“我本欲安心向學,怎奈假期相逼”。其實距離春節還有3個月,距離寒假也足有2個月,但大學生已忍不住掰手指頭算起寒假的天數。
  有細心網友統計了廣東58所高校的寒假天數,時長從37天到51天不等。廣東財經大學、廣東海洋大學、嶺南師範學院等12所高校51天長假成為“最長寒假”,而之前連續兩年“登頂”的暨南大學終於從“最長寒假”的寶座上退了下來,和華南師範大學、廣州工業大學等其他13所高校一同以37天的寒假獲得當之無愧的“性價比最高假期”稱號。
  其實假期太長,並不一定受學生們待見。華南農業大學大二的黃同學對今年44天的寒假表示滿意:“今年的暑假有70天,時間太長了,過著過著都忘了自己還是一個學生。太長的假期會讓人覺得膩煩,而太短的假期一下就過去了,許多計劃好的事都來不及做,44天的寒假剛剛好。”
  廣東財經大學寒假時長近年來基本穩進前三名,對此,廣財大三的朱同學說:“假期長是好事。一方面,我們經過那麼久的學習、社團工作輪番轟炸後,有一段休息時間;另一方面,自己也有更多的時間陪在家人身邊,畢竟如果以後工作了,能陪父母的機會就不多了。”
  據瞭解,高校假期的安排基本都是首先以春節確定寒假時間,然後扣除兩個學期各20周的上課時間,剩下的則是暑假時間。所以高校的寒假+暑假時長都是12周左右,寒假長則很可能意味著暑假短,如果寒暑假都長那隻能說學校性價比不高,因為交了同樣的學費,在校時間短,明顯不划算。編輯:冉丹  (原標題:廣東高校寒假排行出爐 最長51天 最短37天)
繼續閱讀

“狗攆兔”賭博團夥被端


  民警在統計賭博工具、車輛。通訊員 朱建英 攝  (原標題:“狗攆兔”賭博團夥被端)
繼續閱讀

北京啟動新一輪巡視舉報郵箱及電話公佈


  京華時報訊(記者孫乾)記者昨天從北京市紀委獲悉,本市新一輪巡視工作啟動,目前巡視組已經進駐石景山、延慶、順義、大興等區縣單位,並公佈意見箱、電子郵箱、舉報電話,接待群眾來信來訪。
  北京市委巡視組今年3月啟動首輪巡視,市人力社保局、市財政局、市南水北調辦、市民防局、市國土資源局、市政府研究室6個被巡視單位接受巡視,今年6月,巡視組已分別向被巡視單位反饋了巡視情況。10月14日,對於巡視情況的整改通報對外公佈,至此本市首輪巡視工作“收官”。
  近日,北京再啟巡視工作,石景山、延慶、順義、大興官方網站紛紛公佈巡視公告。公告顯示,新一輪巡視工作已經開始進駐。其中市委第一巡視組進駐石景山,第三巡視組進駐延慶,第四巡視組進駐順義,第六巡視組進駐大興區(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本輪巡視將從10月持續到12月。
  根據巡視公告,這一輪巡視的對象是各區(縣)委和人大常委會、政府、政協黨組領導班子及其成員,市委管理的其他幹部。
  根據中央部署和要求,巡視工作圍繞“四個著力”,一是著力發現領導幹部是否存在違反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和廉潔自律規定的問題,是否存在權錢交易、以權謀私、貪污賄賂、腐化墮落等違紀違法問題;二是著力發現是否存在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等方面的突出問題,是否存在打折扣、搞變通等問題;三是著力發現領導幹部是否存在反對意見、對中央方針政策和重要決策部署陽奉陰違、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等問題;四是著力發現是否存在獨斷專行、嚴重不團結等問題,以及選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
  此外,依照安排,巡視將抓住突出問題,特別是重點瞭解十八大以後不收斂不收手、群眾反映強烈、現在重要崗位且可能還要提拔使用的領導幹部問題線索,以形式主義反對形式主義、頂風違反八項規定的問題,以及帶病提拔等問題。同時,對反映領導幹部在其他方面的重要問題和下一級領導班子主要負責人的問題線索,也要瞭解掌握。  (原標題:北京啟動新一輪巡視舉報郵箱及電話公佈)
繼續閱讀

省委辦公廳舉辦司法體制改革專題講座


  湖北日報訊 (記者陳會君、通訊員陳勝偉)26日,省委辦公廳舉辦司法體制改革專題講座,武漢大學秦前紅教授作了題為《司法體制改革的內容及需要解決的問題》的輔導報告。
  秦前紅著眼於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全局,緊密聯繫當前法制建設實際,深刻闡釋了推進司法體制改革的重大意義、主要內容和需要解決的問題。辦公廳機關幹部對這場精彩報告報以熱烈掌聲。大家一致認為,法治湖北是“五個湖北”建設的重要內容,我省是全國司法體制改革試點省份,作為辦公廳工作人員,要加強法律知識學習,強化法治理念,提高運用法治思維、法治方式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更好地為“五個湖北”建設和全面深化改革服務。
  今年以來,省委辦公廳立足“三服務”工作實際,舉辦了學習貫徹習總書記系列講話、市場知識、黨風廉政教育等專題講座,下一步,將繼續開展各專項改革知識的學習,不斷提升幹部隊伍的學習力、思考力、協調力。
  (原標題:省委辦公廳舉辦司法體制改革專題講座)
繼續閱讀

貿發會議:全球經濟主要問題是需求不足和金融體系不穩定


  原標題:貿發會議說全球經濟主要問題是需求不足和金融體系不穩定
  國際在線消息:據新華社電,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10日發佈的《2014年貿易和發展報告》說,全球經濟仍未找到一條可持續增長的道路,存在的主要問題是需求不足和金融體系持續不穩定。
  報告說,2014年全球經濟增長率預計在2.5%至3%之間,遠低於金融危機前的最高水平,全球經濟複蘇依然乏力。報告預計,2014年發達國家經濟增速為1.8%左右,發展中國家經濟增長將達4.5%至5%,而過渡經濟體(東南歐和獨聯體)經濟增速將降至1%左右。
  貿發會議認為,打破經濟增長長期低迷狀態需要的不是新的金融泡沫,而是通過實際工資提高和收入分配更加平等來實現總需求增長。報告指出,目前金融仍然壓過實體經濟占主導地位,工資份額持續下降,這表明全球經濟未能切實抓住和解決出現危機和複蘇乏力的根源。
  報告認為,國際貿易增長緩慢不是因為貿易壁壘增多和供應不足,而是因為全球需求不振。通過減少工資和“內部貶值”等手段刺激出口的做法會適得其反,擴大全球貿易應依靠在國內需求推動下的經濟強勁增長。
  報告說,發達國家為應對經濟危機而採取的政策不同程度地結合了緊縮財政、壓縮工資和增發貨幣等措施,這抑制了國內需求,也鼓勵資本流入金融領域而非進行生產性投資,使得資產價格在經濟增長疲軟的情況下大幅上漲,同時導致大量資本外流。貿發會議警告說,當前的形勢與導致出現全球金融危機的一些情況有部分相似之處,例如不平等加劇和資產泡沫等。
  貿發會議強調,由於國際金融架構一直存在不穩定性,發展中經濟體和新興經濟體潛在的脆弱性被放大。部分發展中國家,特別是主要依賴少數初級商品出口或勞動密集型的低技能製造業的國家依然易受國際貿易負面衝擊的影響。
  貿發會議建議各國制定提振需求的政策,其中也可包括再分配政策,同時採取有效的產業政策,從而在不對國內價格和貿易平衡造成過度壓力的情況下應對需求增長。
繼續閱讀

孝老愛親的常彭氏


    常彭氏,女,1952年7月生,磐石市朝陽山鎮張家爐村人。
    已經60多歲的常彭氏,照顧著年近90的公公和95歲的娘家爹。婆婆和娘家媽也是前幾年剛剛去世,都活到了將近90歲,都是由常彭氏“送走的”。
    “爸,您餓不餓?吃點啥?”這個普通的甚至有些破舊的農家小院里,常彭氏習慣性地問著95歲的娘家爹。由於年齡過高,老人行動不便,不能自理,經常大小便失禁,拉尿在褲子里。常彭氏從來沒有因為老人弄髒衣物生過氣,總是及時給老人換洗,有時候一天要洗好幾套。家裡沒有洗衣機,冬天的時候,自來水冰涼刺骨,彭常氏的手經常開裂,夏天,又常常弄得滿院都是臭氣,而無論如何,她也從來沒有大聲呵斥過老人。已經卧床不起的老人經常對旁人說:“有這樣的閨女,我能活到100歲!”
    伺候完了娘家爹,還有年近90的公公等著她照顧。老人雖然還能自理,但畢竟年紀大了,大小毛病不斷,打針吃藥是常事,醫院也沒少跑。家裡條件不好,但常彭氏從來沒有耽誤過老人的治療,從牙縫裡擠出錢來也給老人治病。上次老人又住院了,她一直守候在病榻前精心照料,為老人喂藥、喂飯、脫衣、穿衣、洗臉、洗腳,衣不解帶地忙活了半個月。看到兒媳這樣任勞任怨,不言苦不怕累,病友們都羡慕不已,老人高興地說:“俺媳婦比俺閨女還好!”
    常彭氏的丈夫前幾年得了腦血栓落下後遺症,喪失了勞動能力,生活也得靠她的照顧。兒子兒媳打工種地養家,供養家裡的老人,還供兩個孩子上學,所以照顧3個人的沉重擔子全由常彭氏一肩扛起。每當有人說起個中艱辛,她只是笑笑,卻從未抱怨過,不愛說話的她只是默默地做著,40年來,從未間斷。
    本報記者 王小野  (原標題:孝老愛親的常彭氏)
繼續閱讀

港股恆指8月22日高開119點

<br/>  中新網8月2<a href="http://www.chrb.com.tw/"><span style="color:#666">新竹買房</span></a>2日電據香港媒體報道,港股恆生指數22日最新報25113.73 點,升119.63點,升幅0.48%。<br/>  國企指數最新報1<a href="http://www.fucohiq.com/"><span style="color:#666">預防癌症</span></a>0983.78點,升41.41點,升幅0.38%。<br/>  紅籌指數最新報4937.29 點,升42.16點,升幅0.86%。<a href="http://tw.adata.com/index.php?action=index_ssd&lan=tw"><span style="color:#666">ssd固態硬碟</span></a>  (原標題:港股恆指8月22日高開119點)<br/>
繼續閱讀

新疆吉木乃口岸 “三日免簽”政策實施


  本報訊(李君蕾記者劉冰)8月12日,新疆吉木乃口岸“三日免簽”政策實施,哈薩克斯坦客商在該口岸出入境時將享受72小時免簽證制度待遇。這是新疆阿勒泰地區首個對哈薩克斯坦國公民實施“三日免簽”政策的陸路口岸。
  作為中國連接中亞各國及哈薩克斯坦的重要通關口岸之一,“三日免簽”政策大大方便了哈薩克斯坦商人在吉木乃口岸互市貿易區旅游及購物,對中哈雙邊合作交流、互利共贏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  (原標題:新疆吉木乃口岸 “三日免簽”政策實施)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